99老人的多彩人生

发布时间:2015-12-24 13:59:00 来源:东阳新闻网 作者:蒋永兴

  画水镇黄田畈行政村华阳自然村的王小塔出生于1917年6月26日,今年99虚岁。按照当地“担九不担十”的民间习俗,七个子女提前给他贺了一百岁的生日。人长寿,经历的事情多,王小塔的人生丰富多彩。

  名字的由来

  华阳主姓许。王小塔其实不是华阳人。他出生在画水镇西山村。家里很穷得叮当响,只有两间不通风的泥墙屋。他身份证上的6月26日是农历日期,炎炎夏日,热不可耐。母亲拖着大肚子在屋外的小da(空基)上寻凉,没想到一个新生命就呱呱坠地了。于是,就被取名王小塔。

  王小塔六岁那年,母亲一病不起撒手人间。两年后,做裁缝的父亲客死严州(今建德),连死尸也没有运回。舅舅许启才可怜外甥,就把王小塔接到了华阳。其时,许启才还没有儿子,把王小塔视为己出;有个女儿少王小塔七岁,有心许配。但是八字排定,最终表兄妹没有喜结良缘。这是后话。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舅舅的家境也好不了多少。年幼的王小塔十分懂事,有钱人家的孩子背着书包上学了,他背着草篮看牛绳割草,十一二岁就下田畈干农活,上山砍柴草。十六岁就跟随舅舅步行到金华、兰溪、衢州担饭粜。艰苦生活的磨练,使得王小塔身强力壮,脚手轻便,跑起来像一阵风,登高爬树像松鼠。只以为凭力气可挣钱,没想到这能耐关键时刻还救了他的命。

  把两个日本鬼子摔进了烂泥田

  1943年农历3月13日,黄田畈集市,一大队从义乌环院驻地过来的日本鬼子洗劫了市场后,回程经过华阳村,三三两两坐在祠堂前的台阶上,有的闭目养神,有的侃大山,有的炫耀武力。

  话说此前的3月初,王小塔从金华担了香烟纸途径与环院交界的王坑岭,日本鬼子在凉亭设卡检查往来路人。王小塔受检时没有卸下担子,为首的日本鬼子就把指挥刀架在王小塔的脖子上,咿咿呀呀一顿拳打脚踢。王小塔受了刺激,回家后就发烧说胡话,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报复的种子在他的心里滋生。

  日本鬼子进村,王小塔故做害怕拔腿就跑。两个日本鬼子见状提着枪紧紧追赶。跑到“廿八秤”田边高坎头,王小塔放慢了脚步,日本鬼子乘势分别抓住了王小塔的左右手。说时迟那时快,王小塔怒火中烧,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两个日本鬼子都推下了田坎。由于用力过猛,惯性作用,王小塔也一个踉跄冲到了田里。这田是污泥田,已经翻耕尚未插秧。日本鬼子又是穿着高筒的军靴,脚被深深地陷入污泥里,一下子不能自拔。他俩恼羞成怒,举枪要打。王小塔打赤脚,眼明手快,抓起污泥,劈头盖脸甩向日寇。乘着日本鬼子抹脸、睁眼的分分秒秒,王小塔三步两步爬上了高坎,瞬间消失在坟山。他一口气逃到了西南边的紫薇山村,四里多路没有喘息。日本鬼子无处发泄,就找到了酿了黄酒的王小塔舅舅家,用枪托把所有的酒缸酒坛子全部砸烂了。

  不过,舅舅并没有责难王小塔。因为王小塔出了日本鬼子的洋相,不仅为自己出了口气,也为担惊受怕的乡亲壮了胆。王小塔与日本鬼子勇敢抗争的故事在华阳村至今被传为美谈。他自己说起这件事眼里就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七十年前就会骑自行车

  还有一件事,王小塔也感到很自豪。那就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他就拥有了一辆自行车,就会骑自行车。他说,那是用担饭粜赚的钱向人家买的“二手车”。化了多少钱,已经记不清楚了。

  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后,局势相对稳定了。王小塔时年28岁,已经是大龄青年。舅舅后来又有了儿子。他用自己的积蓄在华阳买了小平房,准备自立门户安居乐业。21岁的表妹考虑到表兄妹结婚可能会贻害下一代,也已经出嫁他人。做生意需要、谈恋爱需要,刚好有个同行嫌原来的自行车老旧买了辆新的,王小塔就把他这辆自行车收入囊中了。

  七十年前的自行车比如今的宝马、奔驰轿车还稀罕,七十年前就会骑自行车着实比现在开高级轿车还要风光。王小塔经常对下辈炫耀,“可惜那时候的路太差,基本上只能拉着走,但是可以载重”。

  闪电结婚,婚后幸福

  王小塔的老伴叫许冬球,娘家在洪塘山南。她非常肯定地说,那年我17岁,王小塔30岁。也就是1946年的农历8月,王小塔托了媒人上门,七月我家答应了这门亲事,八月他就催着结婚。准备嫁妆都不给我时间。好在我的姐姐还没有过门,爸妈就把她的嫁妆先给了我。

  69年一起走过。许冬球说,老爷子对别人都很好,对子女也和蔼,大家都以为他的性格脾气很好,不会吵架,但是偶尔会对我动肝火,气头上来会摔碗扔杯,我都让着他,不过事后他就会认错,斗气从不过夜,当天就会和好。

  结婚后前几年,王小塔依然担饭粜,许冬球勤俭持家,生儿育女。她先后怀了九胎。夭折了两个,养活了三个女儿四个儿子,都早已成家。子女有当镇干部的,有经商办厂的。如今子孙满堂,四代同堂。今年祝寿的时候请摄影师拍了张全家福,老少49人入镜,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如今还要下地劳动

  子女们感到最幸福的是,老两口身体硬朗,生活都能自理。许冬球说王小塔,一年到头不生病,感冒了都能自愈,从来没有落下过一顿饭。一天三餐,只有早饭吃稀的,粥或者泡饭。中餐和晚餐都要吃饭,还不嫌浆,要硬一些。也从不挑食,什么都会吃。许冬球特别欣赏的是,老头子不抽烟不喝酒不会打牌不会搓麻将,从来不赌博。

  王小塔七十多岁还能上山砍松垭,八十岁还能背树下山搭南瓜架,九十岁后还是闲不住。热衷于修路,经常可以看到他背一把锄头,拎一只簸箕,哪里的路面出现坑坑洼洼了就挖土或拿来砂石填平,哪里的路边长出了“蒙干(芦苇一样的植物)”影响行走就拿锄把掘了。今年8月初三,办厂的儿子王会明接他过去吃饭,他看到厂区绿化带有了积水长了野草,就拿铁锨疏通,拿锄把除草,蹲下身子拔草。理发要走好一段路,他都是自己走了去。不过,现在很少出门了,了解他的人都说,王小塔心地善良,很会为别人着想。“人老怕摔,路上车多,只怕害了别人,害人不好,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了”。王小塔重复着说。

  12月23日上午,我们来到他家,门虚掩着,推门进去,看到了温馨的一幕,老两口紧挨着坐在藤椅上,手里各拿一个火鏦取暖,两眼对视,正在说着什么。老房子光线不好,没开灯,节俭本质之外,也无意中营造了相濡以沫的浪漫氛围。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