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阳新闻网 > 时政民生 > 时政新闻 正文

香江水映姐妹花 东阳木雕竹编首次组团赴港参展

发布时间: 2016-04-28 08:49:53 来源: 东阳日报 作者: 吴旭华

  何红兵作品《鹅之恋》

  四月的香港,水汽饱满得就像一朵将绽未绽的紫荆花。不时飘过的云雾,把港岛变成了可以媲美海市蜃楼的仙境。不期然散落的小雨,给这座国际化都市带来了丝丝古典韵味……

  雨是江南最好的伴侣。春末的香港,就在雨中邂逅了江南别样的古典。穿越三千里路云和月而来的,除了粉壁黛瓦马头墙的浙里风情,更有精工细作求极致的工匠精神。

  4月27下午,2016年浙江工艺美术香港展,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揭幕。这场由浙江省委统战部、香港浙江省同乡会联合会主办的展事,是香港浙江文化美食旅游节的重头戏。东阳市工艺美术界32位大师组团参展,向香港同胞献上了50件精美绝伦的木雕、竹编和竹雕精品。

  “这是有史以来,东阳工艺美术界首次组团赴香港参展。”东阳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楼秀民说,“东阳工匠们既用传统手作向香港人民诠释‘美丽浙江’的内涵,又用创新精神向近百年前来香港开疆拓土的东阳工美前辈们致敬。”

  黄小明作品《金龙聚宝》

  回眸百年,东阳与香港的工美之缘

  这是一次深情的回望。

  早在近百年前,东阳与香港,就以木雕、竹编为媒,结下了不解之缘。

  香港开埠不久,1924年前后,便有东阳人进港开设樟木箱行业。1925年前后,东阳木雕艺人陆续进港,开辟产销新埠,对樟木箱精研雕刻。日军侵华前,东阳到港艺人已达400余人。

  抗日战争爆发,内地艺人失业甚多,纷纷赴港谋生。原先在上海与杭州等地务工的东阳木雕匠人,也转战香港。温镜山所著的《香港艺术雕刻家私樟木槓发展史》中载:“制作人士,由津沪华南之区,汇集港隅,一炉共冶,灿烂争辉。”外国商人纷纷在港九订货,木雕艺人收入每天达三四元港币以上(编者注:上世纪50年代前后,香港高级文员月薪约300港元)。他们在稍有积累后就自己办厂设店,香港很快成了东阳木雕家具外销的一个重要基地和窗口。

  东阳木雕高手云集港九,使樟木箱行业成为“香港最精致的手工业之一”,“即使一刀一刻之微,人物花鸟之画,皆为匠人艺术心血之结晶。其所以风行一时,赢得世界各国人士赞美者,不特是樟木产品具有杀虫防蛀之功,保护衣物之效。抑且图案设计独具匠心、风格清逸、巧夺天工。所有东方历史文物之素描,皆寓教育于美术,聚艺术于刀锋。一切浮雕实刻、生气凛然,在视觉上艺术地产生了一种怡情悦目之心理反应,使之身心舒畅。外加色泽鲜艳、图案美观,更令人神游向往,疲劳顿消。”1961年3月,港九艺术家具樟木箱商会首届主席、香港浙江同乡会永远名誉会长、东阳乡贤蒋恒鹤就在《港九艺术雕刻家俬樟木槓商会特刊创刊词》中不吝溢美之辞,高度评价东阳木雕的技艺与产品。

  据介绍,东阳木雕艺人还介入香港影视道具制作行,参与书写了香港电影史。

  解放后,东阳与香港的工艺美术交流风生水起:1984年,大型竹编屏风《九龙壁》被评为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珍品后,赴港展出,香港市民争相前往一睹为快,港内外媒体纷纷给予广泛报道。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浙江省人民政府委托东阳木雕泰斗——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陆光正,设计大型木雕落地屏《航归》,作为浙江人民赠送香港特区政府的礼品。

  何福礼作品《关爱》

  扛鼎力作,亲情与业缘的工美之旅

  “东阳与香港的工艺美术情缘,百年来始终不绝如缕。”70岁的陆光正大师再次踏上港岛时颇为激动,“曾经我多次因为工作关系前来香港,这里是东阳工艺美术的福地。”

  陆光正的“福地”之说,并非虚言——据东阳市志记载:民国37年(公元1948年),东阳横店官桥人开设的木雕公司香港华兴公司为港督精制樟木箱一对,送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作结婚贺礼。这对樟木箱,就由当时供职于华兴公司的东阳木雕艺人楼水明设计制作。楼水明就是陆光正的师傅!1948年,楼水明随难民漂泊到香港。此时,他开始研究西洋家具的特点,并总结东阳木雕传统的花床、花橱等家具的特色,吸取两者之长,设计出咖啡台等中西结合的家具,受到用户的欢迎。这年,他在香港华兴公司担任把作师傅时,为港府精雕樟木箱一只,顶面花板图案是“香港海港概貌图”。

  因为这层关系,陆光正特意带来了自己创作于1979年的精品《三英战吕布》,以特殊的方式缅怀师傅。这件作品是陆光正在楼水明指导下,大胆创新而成,被评为国家级珍品,现陈列于中国美术馆。在陆光正精心保留着的与师傅的一张合影中,背景就是这件木雕。

  此行,陆光正还带来了《航归》台屏。这件作品在1997年亮相香港回归盛典后,饮誉业界,走俏至今,已卖出了三四万件。而他的《孔雀玉兰》落地屏,是此次展事东阳展区的“压舱石”,借鉴中国画留白艺术的画面布局,以大面积的镂空营造华美而空灵的意境,辅之以特殊的灯光效果,典丽而优雅。

  从接到展览通知起,年逾七旬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经彬就激动难抑——1930年,蒋恒鹤在香港油麻地伟晴街开设“艺华盛”木器行,徐经彬的父亲、油漆艺人徐嘉德成了“艺华盛”的把作师傅。此行,徐经彬既为参展,亦为追寻父辈的足迹,为自己的“衰年变法”汲取更强劲的动力。他创作的《童思》,生动展示了东阳农家的传统生活情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东阳竹编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福礼也与香港有独特缘分——1997年,何福礼应邀为香港精心制作了一条长2465米、龙身163节的工艺巨龙,在香港展演时引起轰动,时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亲自为巨龙开眼点睛,这一作品被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同年,他还以香港回归为主题,创作了精细立体竹编《关爱》,以松鼠一家相亲相爱的情景,寓意香港与大陆的母子情缘。时隔19年,《关爱》终于现身香港。他曾主持编织技法运用并赴港展示的《九龙壁》,如今由他当年竹编工艺厂的同事、《九龙壁》设计初稿的被采用者、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蔡平义制作了微缩版,再次回港“探亲”。

  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并非大师们的参展主旨。前辈的功名,已载入青史;揆古察今,深谋远虑,为东阳工艺美术寻找新的发展机遇,才是此行的目的。他们所呈献的扛鼎力作,在港岛或只作短暂驻留,但决不会成为“过眼云烟”,而将成为香港工美史上的嘉年华。

  周桂新作品《春天来了》

  佳作纷呈,创新与传承的工美之宴

  “国家级珍品”,这是展事主办方在宣传资料中的用语。为了称得起这一褒扬之辞,东阳市经信局、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召开了作品推选会,要求每位大师都亮出绝活,展示最能代表自己技艺特色的精品力作,从而令东阳展区佳作纷呈,目不暇接。

  亚太大师冯文土的《思凡》展示了“冯氏仕女”雕刻风格;吴初伟的《曹操赠袍》曾作为国礼馈赠外国元首;黄小明的《金龙聚宝盆》张扬现代创意,融入了东阳木雕、竹编与传统营造技艺,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土龙被同侪称为“牡丹圣手”。此次他送展的双面异形透空雕台屏《百鸟朝凤》被称为“挑战东阳木雕精雕细刻之最的成功之作”,正反两面采用不同的图案,是东阳木雕中图案内容最复杂、雕刻最精细的传统技法。作品以“满地花、多层次”立体穿插构图,以凤凰为中心,上百只禽鸟上下腾跃,动态万千,画面稠密而不拥塞,层次繁复而透通,玲珑剔透,百看不厌,于2010年被国家博物馆收藏。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马良勇送来了创意木雕《龙凤呈祥》,镂空雕刻的球体在电动装置下缓缓转动,球面上的龙凤给人一种飞翔的错视感。

  50后大师们以炉火纯青的技艺作为立身之本,60后大师以稳健灵活的风格延续传统,70后大师则以大胆新颖的创意先声夺人。楼卫东是“雕花状元”楼水明之孙,一身雕艺尽得祖父真传,一座台屏《玉兰富贵》把楼氏风格挥洒得淋漓尽致。陆会勇的《聚贤图》,用现代雕塑演绎传统题材,含蓄优雅。王向东的《三潭映月》用立体造型和浮雕技法,把西湖美景搬到了香港;陈一中的《喜从天降》模拟江南的照壁和园林,把人带进了一段绮年锦时;胡先民的《如相问》,以诗意的造型抒写“江南可采莲”,道出江南人的多情特质……

  东阳木雕实力雄厚,东阳竹艺不甘示弱。何福礼和何红兵父子再次联袂闯港岛,《八仙竹丝花篮》《关爱》和《鹅之恋》挑战传统竹编的精细度,古典技法融合时尚造型,颇具现代意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卢光华的平面竹编书画儒雅高贵,常感慨东阳竹编“势单力薄”的他,此次建议相关部门,邀请了他的4位徒弟参展,用超拔绝伦的竹雕丰富了东阳竹工艺的内涵。这4位徒弟虽都是金华市工艺美术大师,但他们的竹雕作品并不逊色于国内其他竹雕流派的顶级大师。像周桂新的“写意竹雕”一反“常态”,把同仁舍弃不用的竹枝、竹叶作为雕刻材料,从中国画的线条艺术里寻找灵感,经过特殊处理的竹枝,变成各种线条,飘逸而空灵,与吴冠中的绘画有异曲同工之妙。

  50件展品中,只有一件家具——由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大清翰林古典艺术家具公司董事长吴腾飞设计的《文斋一号·博古架》,用简约的造型对空间进行合理再造,透出设计的力量,却又感觉不到设计感。家具怎么会属于东阳木雕?“其实早在2001年,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就制定了东阳木雕行业标准,将东阳木雕产品分为五大类,其中一类就是木雕家具。”楼秀民说,包括老底子香港人熟悉的雕花樟木箱,也是东阳木雕的重要产品。

  从“木雕之都”到“东方明珠”,东阳木雕竹编能否成就港人记忆中的吉光片羽?但是,唤醒香港东阳同乡的记忆,已是必然。也许,展事还如大师们所言:“我们到香港参展,不仅仅是为了推介东阳工艺美术实力,更是展示东阳工匠们对传统工艺文化的承诺:精工细作,尽心竭力。”

编辑: 许琳琳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