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话,一辈子

发布时间:2017-05-16 17:04:12 来源:东阳新闻网 作者:厉守龙

  近日,老同学聚会,大家因我发表文章多,获奖多,夸我事业有成。其实,我也曾有过一小段不堪回首、鲜为人知的经历。

  上世纪1968年6月底,我于东阳中学高中部毕业以后,回老家东璜山村插队落户。由于我从小到初中二年级都生活在杭州城市里,加上身体瘦弱,眼睛近视,于是,我这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一介书生,因不谙农事,常常受到旁人的奚落和嘲笑。其时,我在生产队的工分底分仅6分。心想,自己这个20岁的小伙子,劳动的价值等同于一个普通的妇女,实在心有不甘。而“书呆子”这种污蔑,更让我感到是奇耻大辱,怎么也接受不了。那些日子我情绪低落到极点,白天干活,晚上要么蒙头大睡,要么在荒野毫无目的地走,问苍天,我的出路在哪里?我多么希望找个贴心人倾诉啊!找谁呢?我在第一时间里,想到了班主任兼教语文的傅明夫老师。

  印象中,傅老师是教过我的最崇敬最暖心的老师。他中文造诣深厚,不但课上得好,而且写得一手好诗词,更和学生打成一片。班里同学都与他敬而近之。那篇代表我们高三甲班的《毕业临别致词》,是同学们推荐我执笔的。至今还清晰记得,在感谢班主任的那段话里有这样一句:“傅老师既像一位慈父,又像一位知心朋友、邻家大哥。”

  所以,是年近年底的一天,我趁进城,贸然走进母校去找傅老师。快到办公室时,心里又忐忑起来,已经毕业了,傅老师还会认你这个昔日的学生吗?不管怎样,我还是斗胆走了进去。刚巧他没有课,客气地邀请我到他房间小坐。

  端来凳,沏好茶,待我坐定,寒暄以后,直接正题。

  当我看着傅老师依然衣着朴素,面色和善的样子,刚才的胆怯荡然无存。我把自己毕业后的种种冷遇、苦恼和怨怼,一一和盘托出。

  在自己絮絮叨叨时,我暗暗观察到傅老师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一直不胜其烦地听我说。

  直到我讲得差不多的时候,方才开口说:“守龙,你刚才讲的,我完全理解,你的境遇,不是你一个人独有的,你们这批人生不逢时,很可惜。”稍停,傅老师又莞尔一笑接着说:“人家说你‘呆’你就‘呆’了吗?其实,你很聪明,你写作不错,不妨在劳动之余多写写,多投投稿,一方面可以为家乡的宣传出出力,另一方面,可以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我希望以后能在报刊上常看到你的文章。”

  说到此,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言之凿凿地叮咛:“一些世俗的东西你左右不了,但你可以左右自己的思想和行动啊。”

  最后那句话更是刻骨铭心:“失意莫失志,得意莫松志,脚踏实地,持之以恒。”

  傅老师这些话,听起来并不玄乎,但寓意深刻。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字字如珠玑,句句是玉律,使我像醍醐灌顶似地茅塞顿开。

  这样,我很快从迷惘中走出来,撸起袖子,积极投入到劳动、工作和学习中去。

  1972年2月,原上卢公社党委鉴于县广播站播出了我写的几篇反映当地正能量的稿件,并对我的代课表示满意,于是被相中选拨当上了小学民办教师。

  打那以后,我边教学边坚持业余写作。

  老实说,无论是新闻报道还是文学创作,当初自己都是“门外汉”,仅凭着一点就学时当校报通讯员和在上海《小青年报》发表过处女作的信心写作的。写了一段时间后,也同样遇到了“退稿比用稿多”的“瓶颈”。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自己也打退堂鼓的话,就不会有自己今天5000多篇稿子的问世,77篇文稿的获奖。看着跟我一起出道的通讯员,一个个先后消声匿迹。据了解,大多是经不起退稿的打击。其时,每每收到退稿信,我总会想起傅老师“失意莫失志,持之以恒”等话语,从中汲取力量。一方面坚定这样一个信念:“稿子用不用,只管往上涌;别人问我苦不苦,我说想想红军二万五。”来个笨鸟先飞,不让一天虚度。另一方面,能者为师,向行家学习,向书本学习,向实践学习。

  一来二去,当我走出“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时,我已是一发不可收。所发稿的目标不仅仅是县、市级,更注重于瞄向省和国家级。在东阳教育界一举创下了能在《人民日报》等10余家国家级媒体发表稿件的记录。被浙江教育报社聘为特约记者,也是整个金华市教育界唯一的一个。

  相得益彰,也敦促我教育、教学水平的长足提升。连年获得教学写稿双丰收(有关事迹上了《浙江日报宣传半月刊》)。共得浙江省春蚕奖、优秀教师、优秀党员、对外宣传先进个人和优秀通讯员等各种获奖证书300多本(张),被破格招转为公办教师,破格晋升为小学高级教师。还曾参加市优秀教师报告团到一些中小学巡回演讲。

  经常听到周围人对自己的赞扬,时间久了,不免有点飘飘然。此时此刻,傅老师的“得意莫松志”、“脚踏实地”等字眼,又会似一盏盏警示灯在眼前闪现。于是,我再也“飘”不起来。即使2008年退休以后,我仍不敢旁骛。我深知,笔耕无止境,永远在路上。

  而正由于我不忘师训,矢志不渝,晚年的稿质不但未降反而有升。比如,前年,先后撰写的6篇1500字左右的散文,全部被《浙江日报》“美丽乡村”版刊登,其中4篇还被新华网或人民网转载;最近投给《浙江老年报》4篇,全用;投给《山东老年生活报》5篇,也是全用。4月16日的《浙江日报》“钱塘江”文艺副刊刊登了我的散文《捣臼声声》,几天后收到有关责编特地寄来的多份样报,还在电话里,给我的见报稿以充分的好评。

  现在细细想起来,在当时自己落泊之时,倘若没有碰上恩师傅老师,如果没有他的那番励志金句,绝不会有我今天的成绩,也绝不会有自己“不枉来人间走一遭”的欣慰。百年东中,之所以长盛不衰,名声在外,就是有一批批像傅明夫老师那样能为学生终生负责,善于因人施教的好老师。明年是东中老三届毕业50周年华诞。窃以为,纪念母校最重要的就是要继承东中精神,而传承东中精神,最关键的是要传承东中历届教师这种既当导师,又当人师,亦师亦友,诲人不倦的精神。

  令人欣喜的是,现在许多老三届的老师尚健在,并继续在弘扬着这种精神。像傅明夫老师,更是宝刀不老。前些年,我还经常能在《金华日报》等报刊上拜读到他的诗词力作。如今,他离休后一直在老家浦江扶掖新人进行经典诗词的研究和创作,并出了多本个人诗集,现在他是浦江诗坛的领军人物之一。我与他时有电话联系,有幸又多次聆听他的教诲和鼓励。明年是恩师90大寿,将应邀和我们老三届高三甲班全体同学欢庆毕业50周年,可谓是双喜临门。届时,我希望再次得到恩师的耳提面命,并第一个向他敬酒。然后,深情地对他说:“谢谢您,傅老师,是您当初的那席话,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