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忆

发布时间:2017-06-01 10:30:00 来源:东阳新闻网 作者:吕映珍

  早起跑步,偶见一老农,挑了满满的一担艾蒿。晨风中,艾叶清清醇醇,青青翠翠,煞是一番好景。莫不是临近端午?噢,时光匆匆如小鹿,转眼又是一年端午到。

  插艾、裹粽、做香囊、拜端午……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亲近。

  艾叶香,香满堂

  早晨起来,悬在门环上的艾叶飘着清爽爽的特殊味道。

  艾在故乡,总是一蓬蓬,一兜兜,郁郁葱葱的遍布在乡间的田塍、山坡以及荒芜了的老屋残墙根。她本可以亭亭地婀娜一方黄土抑或灿烂地顶一朵硕大的花,让小姐提着裙裾娇柔地来,让先生夸张地赞叹!可她却不,她把所有的营养都输送到叶片上,让每片叶子都绿绿地肥着,厚实而苦涩地期待着那个日子。

  就是在那个日子,那个深爱着她的人投江而去。从此,她日日怀想,那个以艾为冠,以菖蒲为剑,行吟涉江的屈大夫,以其汩汩而出的苦涩的汁驱蚊逐虫。“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那位诗人散落的诗句摇曳着五月的艾香。

  粽子香,香厨房

  早晨起来,揭开三尺老灶的大锅盖,热气腾腾中,满满一锅绿莹莹的粽子壮壮地躺着。

  箬叶清香,糯米鲜香,一口咬下去,肥瘦相间的五花肉酱香独具,那真是“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人情的味道”。吃着香喷喷的粽子,听老奶奶讲《白蛇传》,甚是惬意。

  虽然我不知听了多少遍,不过每次她讲到白娘子自恃法力喝下雄黄酒,七分惊惧三分醉态喊出“我不曾醉呀”,我都要替她捏把汗。白素贞被雄黄酒现了原形,吓死了许仙,也担心死我。每次说到这里,老奶奶就会评点一番:老话说“躲午”,端午节是要躲的,以后你嫁了人,端午节一定要躲到娘家来,可怜白娘娘没有娘家可以去啊。

  从此,我就觉得端午不祥,有凶险。也答应了老奶奶把彩线和樟脑丸做的香包挂在胸前,晚上睡觉了也不曾摘。后来读了点书,发现果然史上各种记载五月五是恶日,诸事不宜,女眷更要注意自我防范,比如《嘉靖隆庆志》里就特意强调,端午这天,“已嫁之女召还过节”。

  拜端午,乐融融

  女儿多的人家这一天必定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端午这一天,小家庭倾巢出动回娘家。也不用备啥大礼,自家裹了粽,挑粽子去即可。一进屋,外婆手里的鸡蛋就塞进了外孙的怀里。午餐丰盛,鸡鸭鱼肉不缺,烟酒也都不缺,新蔬是自家菜园的时鲜菜。外婆外孙、姐妹连襟、郎舅翁婿,人伦之乐,其乐融融!

  龙舟竞渡,观者如云的盛况。在我的故乡是不曾有过的。只能从蒲松龄《聊斋》上看看了:“五月五日,吴越有斗龙舟之戏,刳木为龙,绘鳞甲,饰以金碧;上为雕甍朱槛,帆旌皆以锦绣。舟末为龙尾高丈余,以布索引木板下垂。有童坐板上,颠倒滚跌,作诸巧剧。”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