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的事

发布时间:2017-08-23 10:22:48 来源: 作者:吕映珍

  想不到,在酒店里居然吃上了一种极平常却又很好吃的素菜。

  通体黄澄澄的,状如一朵大大的南瓜花。尝一口,甜蜜蜜、糯滋滋的,“金瓜,老金瓜啊。”东阳人一直唤南瓜为金瓜。于是,大伙儿在惊叹大厨创意的同时,齐刷刷地把筷子伸向它。

  “金瓜,金贵!”当年唐太宗就用这瓜,换了二十年阳寿呢。不信,去翻翻《西游记》第十一回“唐太宗梦游冥府”,阴间的阎王钦点此物叫阳世君王进奉呢。呵呵,原来这金瓜还是舶来品,1595年《西游记》定本出现的时候,刚从美洲大陆,经过南洋,进入中国不久。

  记忆中,金瓜温慈敦拙、既俗又土。

  谷雨前后,种瓜点豆的季节。大伯大婶在塘埂地头、溪涧杂边、堆满砖块的旮旯里头,甚至于柴垛边上、竹园斜角、晒场地角,刨个坑随意点上三两颗金瓜子,用脚踹上土,踩严实,就等着收获了。

  春风春雨的召唤下,金瓜拱土了,爬蔓了。蛇似的爬啊爬,一条两条多条。瓜秧有节,只要贴住地皮,节都会伸出五六个嫩根子,像手,牢牢抓住一小团一小团的泥土、腐草,获取更多的营养,让叶子们绿得淌油。

  到了夏天,一片葱茏。金瓜开花了。那花儿,如金喇叭盛放吹响,引得蜜蜂昼夜嗡鸣。小时候的我,总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趁蜜蜂们不注意,迅速将花的喇叭口收拢捏在手里。听蜜蜂在花朵里左冲右突,找不到出路着急的嗡嗡声,心里乐开了花。见它们毫无声息,我以为它们已被闷死。谁知我一松手,它们就倏地飞了出来,转眼间便无影无踪。

  花蒂处有个纽扣大的小小瓜儿,其实就是小金瓜。那瓜哟,好像吹气球似的,从瓜屁股开始长,从细腰、粗腰开始长,一鼓作气长到头顶,一天比一天大,十来天的工夫就可以变成一个篮球、一只暖水瓶、一条土豪胖子的大腿、一个弥勒佛的大肚子。

  最喜欢扁圆的磨盘金瓜。满身土黄,且有一层浅灰色覆盖在上面。待到冬日,母亲将它从檐下抱回,切成寸把宽粗的条状,不去皮,贴在大铁锅帮沿儿,煮了吃。等母亲掀开锅盖,一股热腾腾的蒸汽扑面而来,香甜的味道立刻弥漫了整个厨间。吃过好久,用舌尖儿舔一圈儿嘴巴,还能觉出甜味儿来。

  这金瓜多像纯厚温良的好朋友,走得近,他不烦;疏远些,他也心无芥蒂。就这么妥帖地守候着,只要你需要,总是贴心贴肺对你好。

编辑:董之震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