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棒冰

发布时间:2017-09-07 14:44:01 来源:东阳新闻网 作者:吕映珍

  

  儿时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

  “棒冰,棒冰!卖棒冰喽……”毒毒的太阳下,卖棒冰的小哥推着个自行车沿路吆喝着,还不时用手中的木块拍打木箱来个伴奏,“啪啪”“啪啪”。自行车后面的箱子里,用棉被裹得严严实实的棒冰,是我们这群乡下孩子夏天的最爱。

  当时棒冰的包装十分简单。外面裹着一张薄薄的纸,印着“白糖棒冰”。虽然只有五分钱一根,可在那清贫的岁月里,大人牵着小孩买一根,孩子流着黑汗的脸上瞬时便笑开了花。不少孩子都是眼巴巴地看着同伴吃,嘴角都要流出口水来。

  母亲是个苛刻的人,从不让买棒冰。记忆中最深的是,每年割稻子的时候,母亲会到离村三里路的夏程里村去批发个一二十根,先是分给前来帮工的邻居,算是答谢,剩下的棒冰我们每人一支。接过棒冰,凉凉爽爽的感觉顺着手指传了过来,顿时觉得不那么热了,也不那么累了。用鼻子凑上前,深深地嗅了一下,哇!凉丝丝,甜滋滋的!

  我迫不及待地剥开半透明的纸包装,雪白的棒冰冒着“热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是那样诱人,我张开大口,狠狠地对着棒冰咬了下去……可是,却没舍得真咬,只是小心地用舌头舔了舔,那种香甜清爽顺着舌尖涌向了全身,舒服极了。

  啊,就是这么一口,我永生难忘。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好吃的怪东西,它甜津津,凉丝丝,凉到骨髓里,甜进心窝里……有棒冰的日子,连夏天的热风都是甜的。我曾想天下最幸福的事儿,就是打完稻后,回家坐在阶檐下,吃着又凉又甜的棒冰……凉透骨髓,甜入心扉。

  后来,侄子降临。呵呵,我的口福也来了。因为和我这小姑相差十岁的侄子是个纯种的“吃货”。每天午后,听到这“棒冰”的吆喝声,无论是刚迷迷糊糊地睡着,还是睡得正酣,他都会一个鲤鱼打挺从凉席上起来,大声地喊着“棒冰”“棒冰”。

  为了能吃上棒冰,侄子自有一套招术。先是向奶奶要钱。奶奶不给,随之变成牵着衣角把整个人儿挂在奶奶身上,同时眼睛开始泛红。后又改成赖在地上,抱住奶奶的腿大哭,边哭边喊“我要吃棒冰”。哭还不奏效,只好使出最后一招,直接从奶奶口袋里掏,等几个袋角摸下来,好不容易凑成五分钱,便立马收回眼泪循着卖棒冰的声音跑去。

  隔代亲,此话不假。奶奶最疼孙子了。我是她的小女儿,我也想吃,心里痒痒,咽着口水,但侄子的举动,是万万不能做的,母亲肯定会拿起扁担一下敲过来的。母亲可怕,可对付侄子,我有招。整个暑假,这个小不点归我管,看他来不来孝敬我。再后来,母亲让我骑自行车到冷饮批发部去买,批发价三分,一买就是十根,二十根。

  棒冰吃多了,棒儿也就积攒多了。凑上几十根攒成一把,可以玩“挑棒儿”游戏呢。手握一把竹棒,迅速张开,竹棒自由散落成一堆,然后用一根小棒逐一挑开。在挑起的时候,不能碰到其他的棒儿,否则就换对方玩。几根小棒,当年的我们乐此不疲,玩得不亦乐乎?!

  时过境迁,如今棒冰的花样是越来越多了。水果粒、干果仁、咖啡、果冻……各种美味都加入其中,巧克力甚至糯米都被用来做棒冰的外皮。精明的商人还在棒冰的外形上打主意:脚掌、舌头、粽子、汤圆等。噢,现在也不叫棒冰,叫冰淇淋啦。

编辑:厉欢欢

时政民生

东阳发布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