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蚕豆青青
源稿:东阳新闻网 |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4日 15:18:20 | 作者:吕映珍 | 编辑:厉欢欢
(0)

  蚕豆,在我的家乡叫罗汉豆。读书到金华,当地人称之为佛豆。胡豆、南豆、兰花豆、坚豆、寒豆、倭豆,各地对它的叫法还真不少。做法也是五花八门,煎、炒、烹、炸、炖。那味道“是极其鲜美可口的,是思乡的蛊惑。”鲁迅先生曾言。

  童年的乡间,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蚕豆。头年寒露时节,在狭窄的田埂边或掌大的荒地上,见缝插针种上一小片,翌年春蚕吐丝时便给农家带来沉甸甸的收获。

  蚕豆花开最动人,那一对对黑白分明的花极像蝴蝶,花中点缀的漆黑圆斑点,仿佛孩子明亮的黑眼珠,那白色的好似眼白,睁大着眼睛,在春风中,看蝴蝶、蜜蜂来和它卿卿我我。

  蹲在花儿前,我用手轻轻触动那黑斑,柔柔的、软软的,还有股清香。不由地想起《今生今世》中,胡兰成说他的家乡有一首歌谣:“油菜开花黄如金,萝卜籽开花白如银,罗汉豆开花黑良心。” 呵呵,这黑良心的! 

  除了黑良心,还有豆耳朵呢!毛茸茸的小耳朵,好可爱的噢。说是耳朵,其实也就是一片嫩绿的叶子,只是它的形状如冰激凌样,呈圆锥形,躲在蚕豆叶片中很难找到。当年,和小伙伴玩“找耳朵”游戏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我努力踮起脚后跟,把耳朵举得高高的。看着同伴那羡慕样,心里那个美哟! 

  蚕豆花期可持续两个多月,花谢后荚长出。待到立夏,豆荚颗颗浑圆鼓胀,“状如老蚕”。这时节的青蚕豆,是时令美食,那鲜嫩的清香,一下就能唤醒舌上味蕾。哗嚓哗嚓——掀豆荚,长长的蚕豆荚装竹篮。咔嘣咔嘣——折豆荚,露出三四个肥肥的豆娃娃。 

  新鲜蚕豆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清炒。先把蒜瓣拍碎,放入油中爆炒,后倒进青蚕豆,翻炒至豆皮起皱,再倒入葱花、盐,翻炒些时便可出炉。这豆吃起来有一股清新的乡野气息。豆皮咸中带点甜,口感近似于上好的海参,有胶质,有嚼劲;豆仁入口软酥,又面又糯,入口即化。 

  母亲煮的“火腿蚕豆”,红绿相间,清香味醇。自家养的年猪,父亲亲手腌的腊肉。加几把嫩蚕豆,再来把母亲腌的九头芥。噢,刚出锅的腊肉,精得松明一样,红艳艳地淌着油水;那豆瓣儿青青,酥软无骨,哧溜滑下肚啦!鲜美,无与伦比! 

  嫩蚕豆好吃,老蚕豆同样好吃。小时候在农村有露天电影看,每当轮到村里放电影,妈妈总会炒几碗香香的蚕豆,让我们装在口袋里,边看电影边嚼。那时牙口好,焦香的蚕豆是我们的最爱,抓一个扔到嘴里,咯蹦一声,翻嚼两下吐出皮,满口香脆。 

  蚕豆的诸多吃法中,油炸蚕豆(我的家乡管它叫“兰花豆”,因为炸之前在豆嘴上剁一刀,炸后豆瓣四裂,向外翻开,形似兰花)最好吃,嚼起来嘎嘣脆,吃起来满嘴香,但记忆中却很少用油炸着吃。每年的八月初一物质交流会,或过年的时候会炸一盘,是客人的下酒菜。母亲是也不允许我们偷吃的。

  如今,蚕豆花谢已很久。我年少的记忆,还有父母领着我们度过的日子,一直在我的心里揣着。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