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追寻“量子之父”故乡文脉
源稿:东阳日报 |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1:06:36 | 作者:吴旭华 | 编辑:董之震
(0)

  东阳市马宅镇雅坑村近年来名声大噪,很大原因在于“量子之父”潘建伟。他在雅坑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期,读完了小学和初中,至今村里仍保留着他的旧居并已修葺一新。他的母亲张香姣是晚清时期名震邑地的才子“香鸾山人”张振珂的后代,多年任教于雅坑中小学,以严格而又充满温情的教诲让儿子既保有了孩童特有的好奇心,又保持了对知识永久的亲近感。

  走进雅坑,悠悠雅溪流经香鸾山脚,青峰列峙如笔架,吴宁托塘张氏的文脉清晰可辨。

  张振珂重建张氏别庙 东阳中学两度借址于此

  昔年的雅坑虽说不上“参差十万人家”,却也是烟雨楼台,风帘翠幕。如今繁华已落,村口曾香雪四时的清雅亭、慈云庵、关帝庙,以及表彰节妇周氏和孝妇马氏的两座牌坊,都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村综合楼和入村通道。但当年与节孝坊相依为邻的张氏别庙雄风犹在。

P020191009331544615096_600.jpg

  别庙是于家庙之外,另立用于供奉祖先牌位之处。张氏别庙始建于乾隆己丑年(1769),由张振珂的祖父张洪济扩建于嘉庆甲戌年(1814),张振珂的父亲张德选题名“敦睦”。同治壬戌(1862)年,张氏别庙毁于咸同兵燹,次年正月张振珂四兄弟创议重建。

  别庙三进五楹,后寝、前庭、穿堂、左右厢房均按旧制。祠柱原先木石参半,重建时改用石柱,共计80根,前庭和穿堂用方柱,余为圆柱,外圆内方,方圆相济,寓意颇深。柱上刻有楹联,书体行楷隶篆,沙金铺底,真漆泼墨。据家谱记载有楹联43副,现能辨认29副,为金华域内楹联最多的石柱祠堂。楹联中最短者每联6字,最长者每联31字:“四掌谏垣,五登台辅,逮总戎十镇,翰苑三驰,武达文通,不惟隐逸儒林,纷纶史牒;六褒纯孝,七表贞忠,暨义行卅旌,名贤八祀,国恩家庆,永守官箴庭诰,炳焕图书。”另有一联“塘启始基,台柏池荷,天佑忠臣留一派;琼延世泽,山香水雅,风高处士荐双清”,写的便是名臣张国维和处士张志行。

  张国维的事迹在东阳家喻户晓,张志行在旧县志中亦是如雷贯耳。张志行(1099~1175)字公泽,从小苦读诗书,默诵六经。应试时直陈时政得失,因忤执政被黜,归乡立书院、置义田,以励风俗。据说宋室南迁后,宋高宗曾三聘其门,张志行坚辞不受,绍兴三年(1133)赐号“冲素处士”。宋淳祐六年,郡守许应龙在县城瞻婺门外建冲素处士祠。张氏别庙的穿堂内就悬有“冲素处士”匾。

  建造张氏别庙的石材取自于村中的甲坞,初采时呈淡橘红色,随年代推移而质地渐坚,俗称“见风硬”。湖溪的忠清书院、雅园别庙、津梁庵、石狮桥、歌山桥、夏山桥、清济桥,以及吴宁台、托塘张氏彝叙堂、永思堂、九如堂、旌义坊、冲素处士坊,甚至周边县市的祠堂桥梁还有横店影视城华夏文化园的石材均取自雅坑甲坞,由此催生了雅坑“抬石帮”。

  历劫太平军乱后的张氏别庙,一度岁月静好,直至抗日战争爆发。硝烟弥漫中,已容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1938年,遭日机轰炸,东阳中学曾在雅坑张氏别庙施教一段时间。1942年5月20日,东阳县城沦陷,东阳中学再度迁址雅坑。张氏别庙的敦睦堂内共设3个班级,每班50多名学生,后寝还挤了6个班级。师生都居住在村民家里,临时架设床铺,棉被布帐、米面粮食都由师生自带。香鸾如屏隔绝了纷飞战火,雅溪似带维系了东阳文脉。若干年后,潘建伟从雅坑走进了东阳中学,“想精神不隔永托清波”,历史的回应令人慨叹神奇。

  从信公迁居雅坑义庄 鹰鸣鹿卧之地文风蔚然

  历史上的雅坑,最早曾是吴宁托塘张氏的义庄。托塘张氏廿三世孙张从信(1510—1582),字廷义,喜欢驰马行猎。年轻时曾求得一卦,得“鹰鸣松,鹿御草,大富贵,亦寿考”的谶语,于是按辞义绘制了一幅《恩禄寿图》藏于家中。明万历癸酉年(1573),张从信出猎至张氏义庄雅坑,忽见前方松林上空一只雄鹰长鸣,连射两箭却不得,纵马近前时却又见一头鹿正卧于草丛,猛然想起数十年前的卦辞,又见四下山水清嘉,当下决定迁居于此。

P020191009332936581764_600.jpg

  这鹰鸣鹿卧之地,早在唐宋年间便有周氏在此生息。张氏别庙的东边就是周氏祖屋,门额书写“宋德贤门”,题额“贻厥孙谋”;院内有一对旗杆石墩,可以想见当年的气派。张振珂的曾祖父张承衍之妻周氏就出身此宅。张承衍早逝,兄长就把儿子张洪济过继给其为子,由周氏抚育成人。张洪济之妻马氏侍奉周氏以孝著称。道光壬辰、癸巳年(1832-1833),连年饥荒,马氏劝家人出仓廪五百余石赈饥,年终以米粮周济邻里贫乏者。道光甲辰年(1844),朝廷下旨表彰周氏贞节,邑侯周瀍为周氏题赠“贞洁遗芳”匾;随后马氏也请于朝廷而获旌表。孙辈铭珂、烒珂、振珂、景珂四兄弟于庚戌年(1850)分别为之建坊。咸丰乙卯(1855)马氏亲历七代,五世同堂,钦赐匾额“七叶衍祥”。太平军扰境时焚其庐,马氏厉声大骂,所幸以其年迈未以加害,卒年89岁。

  周氏祖屋所在地名“景宅”,是当年景姓人家的聚居地,可惜今时仅剩一户景姓村民。过景宅即为张氏院落,极盛时期,这里屋宇连绵,雍睦堂、燕贻堂、上厅堂、下厅堂、三星堂等丹桷耀眼,如今却仅存遗址。目前,雅坑正在有计划地修复这些古建筑,其中,张振珂故居的修缮工程已接近尾声。

  这是一幢坐北朝南的9间头,西侧厢房向外延伸出两间“偏房”,遂构成了曲尺形的11间头。正房围墙绘有墨画,墙下方塘,水气盈盈,破窗而入;西侧短垣令人对池塘碧色一览无遗。整座建筑犹如漂浮于水上,“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自徘徊”,一生未出仕的张振珂就在这里以笔墨诗书自娱,探寻并践行理学精旨。张振珂(1820-1889),字文扬。因村后有香鸾山,张国维在壬戌(1622)冬到雅坑谒祖庙茔时,曾登此山并写下《雅溪香鸾山记》,说此峰幽邃,与白云峰相较,则高朗过之,亦灵境也。张振珂便借此山自号香鸾山人,并拟筑斗室于洞中,藏书数万卷,潜修息游,不求于世,不忤于物。孰料咸同之乱,烽火惊心,目睹了家国离乱的张振珂由此思考“一介书生何所用”,毅然受邀,肩荷采访忠义节烈、修编县志等要事。他以振兴文教为己任,重建忠清书院、金华试馆门楼,倡修吴宁台,重修白云书院,捐建祠坊庙宇、桥梁无数。老师李品芳拟以“孝廉方正”举荐他,被婉言谢辞。《民国志稿》人物一节中介绍他“居香鸾山中,严寒盛暑手不释卷。搜补遗书,历数寒暑,与知友卢正珩、永康应宝时、胡凤丹邮商地方文献无虚日”。挚友卢正衍称赞:“其慷慨任侠似豪士,其循谨谦抑似迂儒,其瞻视精悍,纵谈古今似齐楚说客谈士;而其襟怀超旷,达观齐物,又似晋宋间逸民隐者。”

  张振珂故居西侧是修葺一新的四份厅,系张铭珂、张烒珂、张振珂、张景珂四兄弟共有的厅堂。立于四份厅内,村民津津乐道于张氏四兄弟之父张德选的“四勿”格言:“秉礼而著为孝,勿以非礼辱先;本礼而发为慈,勿以非礼启后;从礼而见为义,勿以非礼任事;由礼而广为仁,勿以非礼接人。”张德选跟随邑内名师厉永烛游学,奉行读书以善身,将居所称为“四勿堂”。张氏兄弟四人受父亲熏陶,谦逊重义。除张振珂之外,张铭珂主持修葺慈云庵以及白鹤、关圣、孔义将军诸殿宇,张烒珂奉母遗命建夏山桥历经13载,张景珂筹建歌山桥费时19年。善行义举在孙辈中也是绵延不绝。

  1939年抗战时期,国民东阳县政府及党政军警各机关纷纷迁至马宅,当时的东阳县抗日总动员委员会就驻于雅坑四份厅。因马宅“地处山陬,民智未开”,县府为此设立了东阳县立民众教育馆,负责推进社教工作,发动民众参加战时活动,增强抗战力量。馆长邵逸轩为一代报人邵飘萍的侄子。在雅坑,邵逸轩每周作一次时事讲座,编贴时事简报,绘制漫画壁报,同时采办各种日报和刊物设立展览室。隔着遥远的时空,两位文人在此心神际会……

  潘建伟雅坑开蒙启智 门迎笔架龙水芝畦养秀

  一条窄窄的巷道犹如一根扁担,南头挑着张振珂故居,北头挑着潘建伟旧居。这座坐西朝东的13间院落,正对着笔架山,山尖有“龙水”回流到雅坑,又沿院子边的小溪与屋后开凿的水沟构成了村民俗称的“龙脉”。院内门额上的“道德光华”“芝畦养秀”题字透出儒雅气息。这座院子当年也是张振珂的房产,中间堂屋木板墙上还依稀可辨“官报”。

  院子的北厢房格栅门上雕着“福禄祯祥,金玉满堂”,潘建伟当年就出生于此。幼年时他随母姓,成年后才改父姓。两间房子分别设为厨房和卧房,但楼下的卧房为父母所住,潘建伟住于楼上。房子未修缮前,卧室板壁上还贴着奖状,上书“张建伟同学被评为优秀少先队员”,落款为“雅坑中小学”。

  潘建伟就读的雅坑中小学,其前身是光绪年间(1903~1907)创办的香鸾高等小学堂,1930年改为初级小学。1940年创办雅坑永昌校,成为当时东阳县政府确定的13所中心学校之一。1963年,雅坑创办了东阳第一所民办完全小学。1968年设雅坑初级中学。1975年,在小学初中基础上又设雅坑五七高中,村内学生多达600余人。1988年雅坑中心小学更名为青联中心小学、青联初级中学。1990年撤消中学,又改名雅坑中心小学。2009年,雅坑中心小学完成历史使命,撤并至马宅镇中心小学。

  1963年创建民办小学由村民张志良倡导,不少在外工作的乡人寄回了办学经费,村民们出工出力,没日没夜赶进度,仅用一个半月就建好了7间教室。村民张松源捐出四五十斤面粉,用于上梁时“扔馒头”。开学后,潘建伟的母亲张香姣花了60多元钱,买了面直径1米的大鼓送给学校。她说:“当年张振珂办书院,现在张志良办民校,雅坑人着实看重教育。”

  正对着潘建伟家的南厢房是张冠俦故居。张冠俦系中共地下党员,1950年5月4日,他从中央劳动大学被选送到中南海毛主席身边工作,在读报组里专门为毛主席读报摘报。

  1997年,年仅27岁的潘建伟在世界权威杂志《自然》上发表量子学相关论文,被学术界公认为量子信息实验领域的开山之作。2017年12月19日,潘建伟被《自然》杂志评为2017年度十大人物,并以《量子之父》为题作了报道。2016年8月16日,首颗量子实验卫星“墨子号”成功发射并顺利完成了在轨测试任务,获得2018年度克利夫兰奖。今年8月,潘建伟团队又实验实现了对量子网络中的二元隐变量理论的实验检验,为量子网络中量子非定域性的实验研究以及应用提供了一个有效的方法论。

  站立在科学的巅峰,如今的“量子之父”是否还会想起故乡的山河草木?大山隔绝了远方的世界,流水却送来了远古的声音,更有先祖的精神寄身于星辰,让少年心生双翼不懈追梦!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