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清风合院 一窥传统家具堂奥
源稿:东阳日报 |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0日 14:21:45 | 作者:吴旭华 楼晓云 | 编辑:董之震
(0)

  清风杨柳芊,院庭四合间。

  初夏时节,一座清新优雅的合院在明堂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开放。5月19日,明堂“合院”系列红木家具也在线上亮相。步入其间,满堂家具还古续今,既有鲜明的东方韵味,又有时尚的现代气息,独出机杼的造型设计和浓烈饱满的装饰色调,使整个空间显得典雅高贵,浪漫灵动,颠覆了近年来市场上盛行的“新中式”家具与空间装饰概念。

  “中式没有新旧之说,传统的可以是时尚的,民族的可以是世界的。我们一直在中国传统家具与当下生活需求之间寻找平衡点,让世界看到东方之美,让‘后浪’感知‘前浪’力量。”明堂红木总经理张向荣在这几年摇身一变为中国传统生活方式的拥趸,莳花弄草、赏石品茗;同时奔走于米兰、香港等时尚之都,捕捉国际设计潮流,把中式生活的绚烂和平淡融入家具设计,在繁花耀眼中坚守着中国传统家具的精髓。

  合院里的精神还乡

  传统的合院包括三合院和四合院,是中国经典的传统建筑,明堂红木的“合院”提炼出中国传统四合院“一院四面建衡宇”的特征,通过对1400平方米超大空间的合理分割布局,再现了传统四合院正房、厢房和倒座的构成。

  选择以这样的建筑形式作为传统家具的载体,并不仅仅是迎合居住条件的发展变迁,而是家具风格和装饰路线的一种代言。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在居室选择上从平层向跃层、联排甚至别墅发展,但不可否认,在合院风格建筑风行的当下,合院更多代表一种“中间”状态——历史上的合院发展到最高形式就是宫廷,精减版则是一带竹篱数楹茅屋的平民居所,所以传统意义上的四合院是处于中间层的主流居住格局,进退、收放自如。这也昭示着中国传统家具有极大的包容性,能够根据居室的面积、风格、功用,自由组合,应变裕如。

  中国历史上的合院还是充满诗意和礼制的空间。一带粉墙,圆窗内摇曳的几竿修竹,铁架与木块组合的隔断内花木扶疏,营造出透而不露的美学氛围。这带围墙围合出的露台,模拟的正是传统合院内的走廊,但是硬朗的线条和简洁的纹饰赋予了它更加现代时尚的气息,也实现了传统合院中院墙的“框景”功能。这个诗意的空间是合院的引导性部分,步入“院”内才会发现偌大空间被分割成前后两进。居于中轴线上的前院作为接待区显得空旷通透,粗壮的微凹黄檀原木代表着“合院”家具的主打用材,圈椅结构分解、榫卯结构展示,暗示着中国传统家具的经典造型与技艺精髓;后院的茶歇空间与传统客厅的功能不谋而合却更显私密。传统合院的两侧为左右厢房,在这里则被“落地”转化成一处处套间,嵌入现代中式居家生活场景,涵盖餐厅、客厅、书房、茶室、卧房等,使得整个合院空间布局于对称中有变化。

  “在陈设上,我们以‘合身’为主体概念,让产品摆设体现合院生活的精髓,凸显当下的中式生活美学。而在视觉上我们以‘合礼’为主体概念,从中国传统礼制中抽离出经典纹样、色调等元素进行转译,诠释国风新潮流。”张向荣说,整个合院的设计邀请台湾设计师操刀,奢而不侈,古今融通,旨在为现代人打造一处精神的原乡。

  这是一处纯净唯美简约的典雅空间,也是无数人的理想化生活场景。静坐其间,喧嚣退潮,繁忙退避,所偷得的浮生半日闲,让人完成了一次精神的还乡。

  创新中的自然意识

  行走在“合院”里,所遇见的家具让人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这里其实有很多经典造型的传统家具,我们仅对其作了细节改良,保留了传统的精华,所以给人熟悉的感觉。”张向荣说,整个“合院”分为经典区、混搭区、轻奢区,用不同风格的家具和软装营造出特色鲜明的空间。像经典区的“鸿禧”家具以“喜陶”为主题,以丰富的陶瓷摆件表达精神层面的多样性;“喜事连连”家具则紧扣“万物皆有灵性”的主题,以多肉、云竹、蕨类植物以及中式插花,让人们感知植物与生活的融洽。

  传统的就是时尚的。满足人们高品质生活需求,这是家具的基本功能。让人与环境更融洽更和谐,却是传统家具的深层社会功能。按张向荣的说法,传承数百年却毫无违和感、疏离感,与任何时代的居住空间都能水乳交融,这才是高品质的红木家具。“我们不希望过个几年,家具就有陈旧感,让年轻人恨不得扫地出门。事实上,一套做工精美的红木家具,只要找到合适的软装,就能焕发全新的生命力,这也是基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式生活美学魅力。”疫情下的家具制造业该何去何从?明堂红木给出的答案是回到传统家具的文化本原,以当下生活需求为导向,深耕传统,做好创新,降低家具的折旧率。

  由此出发,“合院”通过软装创新赋能传统家具,激活其内在之美。犹如当中国传统的桔黄色遇上爱马仕,就成了“爱马仕橙”;借助《延禧攻略》而火爆的莫兰迪色,其源头却是中国传统色。当桔黄、靛青、翠绿等中国传统色遇上“合院”传统家具,就刮起了势不可挡的中国风。

  敬畏自然,敬畏文明。在一次次曲径通幽式的徘徊里,在一次次庭院深深的叹惋里,中国传统家具的堂奥要义已清晰浮现。

  家具上的深情表达

  当代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家具?中国基因、时代特征无疑是必备的要素。除却浮华见真淳,又保存颜筋柳骨般的线条,让人从简约造型窥见丰澹之美,可以说是对明堂红木“合院”系列产品的概括。

  “逸境”是一款略带现代气质的沙发。其靠背取形于宋代的官帽,直板圆角,刚中带柔。沙发的扶手外直内弧,宽厚简洁,双手支撑其上时体感舒适,扶手上还可放置小物品。扶手外侧面板镶嵌海水山崖纹景泰蓝花板,与丝织靠枕上的青绿山水画相映成趣。沙发腿一改传统的弧形,直落而下弯曲成直角托子,嵌入铜条,起到稳固管脚的作用。坐垫、靠垫和扶手垫均以意大利进口头层植鞣皮制成,青色的皮革与黝红的微凹黄檀木材互为映衬,显得华贵优雅。与沙发配套的茶几在传统的大平几之外,还有一张取形于琴几的小几,两者套叠时高低错落,分离时小几移动自如,满足了更多样的功能需求。

  材料的轻奢、造型的简约、工艺的经典,赋予了明堂红木“合院”家具独特的品位。铜艺、布艺、革艺、景泰蓝、陶瓷、石头、树脂等不同材料的混搭、不同工艺的融合,让家具突破了传统的边界。源自中国古代舟楫造型的“清欢”茶台,由平整朴实的台面和简易的支架构成,在传统画案的基础上作了创新,案面的两条大边翘起为两条美丽的弧线,犹如一叶扁舟;中间镶嵌的天然乌金石面板略微下凹并开有五孔,排水迅速。品茶时,俯瞰台面造型,像一幅展开的中国山水画卷,天然乌金石台面犹如空旷、寂静的湖面,在袅袅茶烟中让人顿悟——匆忙人世间,唯一湖、一舟、一茶足以。而在茶台的腿枨上,搁置了一方两头上翘的大平板,既方便收纳茶具,又增强了结构的稳定性。

  通过对中国元素的有序组合搭配,实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当代品质生活方式“两位一体”,正是明堂红木“合院”产品的深情表达。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